当前位置: 首页> 关于路德 > 路德文化
路德文化
路德25周年征文·一| 渴望退休
来源:路德事务所
日期:2019-08-09
浏览次数:417次

时间过的很慢,也很快。转眼间,工作已经三十八年。从懵懂的青涩到染霜近花甲,从乡村少年到资深律师,好像无为,又颇感忙碌,难以盖棺。


但我渴望退休。至于想退休,并非懒惰,而是一起参加工作的人大部分都退休了。同窗近五十人,还在工作的不超过十人,仍在工作的我,总感别扭。与同学相聚,几乎全是退休老头、老太太;与同事为伍,居清流潺潺、书生意气中的我常有尴尬。


都说,岁月是一把无情的刀,无论你如何想青春永驻,老花眼的不期而至,工作之后的劳累缠身,难以抵挡的“三高”、“四高”,好像与年龄相伴成为规律,退休也是生理使然。自感不是一个很保守的人,但代际之差实难消弭,总是在告诫自己,要保持年轻心态,鼓足精气神。处在朝气蓬勃的群体里,以迟暮去破坏和谐,损害团体的良好感官,对我来讲是万万不愿的,面对生气盎然的集体,常有诚惶诚恐的心理,退休也是心理使然。继续工作,需要思维活跃,需要不断接受新思想、新理念,需要掌握新技术、新方法,而老习惯、老办法常常挥之不去,落后理念伴之左右,大有格格不入之感,退休也是理念使然。


然而,渴望退休又心有不甘。三十八年工作,律师职业占三分之二,自己曾乐之不疲,自己曾作为事业,自己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奋斗终生。选择退休,意味着放弃事业,意味着违背誓言,不时的彷徨、纠结,难熬难挥。其实,长江后浪推前浪,任何事业都是代际相传,人不可能一直工作,总有退休的那一天,规律告诉我,相信后来者,他们会做的更好。仔细思量,不甘什么?所谓不甘只是借口,真正纠结的却是,退休就是放弃工作,就要离开相伴二十五年的律师所,就要抛开朝夕相处的“一家人”,就会混入老年团,扪心自问,真的想退休吗?能适应吗?不敢多想!


常说,人最难抉择的就是放下,最难面对的就是寂寞,最难应对的就是改变。对大多数人来讲,退休是人生的重大转折,退休后无所适从成为一种普遍,清闲的美好与无奈相织相交。其实,退休面对的是远离喧嚣而回归寂静,放弃诱惑则皈依平常,看似自然又难以取舍。律师是忙碌的职业之一,即使你很懂得劳逸结合,只要你进入律师行业,想不忙,很难!因为你想有所作为,因为你想追求成功,即使这种忙碌有时无效,隐忍满心的无奈和愤懑,仍需继续忙碌,久而久之,习惯成自然,忙碌就成为一种常态。


渴望退休,就是想逃离忙碌的现实,躲避喧嚣中的不如意,放弃人生中的市井诱惑,融入悠然见南山的清闲。然而,能做到“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春夏与秋冬”所求的断袍之绝?能存有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所述的闹中求静?这些被文人墨客颂之为最高境界的诗句,其实是最难达到的。至于说难,全为名利使然,喧嚣的风尘、俗卑的市井,觥筹交错中,求名或求利,熙攘无限、热闹非凡,虽俗而惠、魅力无穷。选择退休,看似解脱,然则就要远离名利场,要名无望,求利不能,故而解脱就成为一道伪命题。当下社会,退休对大部分人而言,被称为“到站”,面对退休,不同角色感受各异。沾沾自喜者,往往是工作和退休,名利都一样,工作时几乎无名可言,退休后获利无差别,无所谓解脱;郁闷无奈者,往往是在岗和退离,名利天地间,在岗风光无限好,退离门前车马稀,无奈被解脱。


律师的退休,又是另外一幅画卷。已届六十的兄姐,各自领着不多的退休金,却仍是活跃在业界的翘楚,资深中的资深,导师们的导师,还是那样从容睿智、有识有魄,那样富有经验、不吝传承。虽然他们大多选择少做或不做具体诉讼案件,但他们所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又弥足难得,针对复杂和疑难的法律事项,他们大多具有高超的分析和化解能力,他们既是行业的骄傲又是行业的财富。在替行业感到幸运之际,又自我颇具形秽。


噫!面对近届花甲之年,我既没有些许退居田园采集东篱的愿望,也没有做好享受清闲独钓寒江的准备。渴望退休,又幻想着退而不休或是退而少休,只是想给自己减少忙碌寻找一些借口;或是未雨绸缪,给自己某一天必须离开律师工作做些心理上的准备罢了。


渴望退休,亦绝无参透“放下”的真谛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治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于二0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